阅读历史

公主画风不对 第 36 章

  • 字体
  • 背景

作者:晏央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6480字

 

第三十六章

水珏将书信轻轻合上,递给身旁低眉顺眼的侍女。侍女接过书信后,在烛火上点燃,放在一旁燃尽后,灰烬扫进了桌子上小花盆里。

“出征吗?”水珏眼中闪过一丝怀念。虽然前世在战场边关呆着久了,总会想念平静的生活。但是现在生活太平静了,除了吃吃喝喝,连稍稍有些碍事的,也只是耍耍嘴皮子,和一丁点无论是智商还是武力,都可以碾压的小阴谋。这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些。

罢了罢了,平常人还羡慕不来这么舒服清净的生活呢,自己何必矫情。凡事有取有舍,前世手握重权功成名就,就代表着步步深渊提心吊胆;今生虽说闲了些,但却平静悠闲,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跌落过尘埃,又站到过顶峰,最后功成身退安然病逝的水珏,对于权势地位的心态自然是很好的。虽说出征的消息带起了她一丁点怀念,也仅限于怀念而已。

“红云,林家最近动静如何?”水珏懒洋洋的靠在贵妃榻上,衣袖上绣着一圈红色祥云的的丫鬟轻轻给她捏着肩膀。

“临近年关的时候,林家小公子感染风寒,差点没熬过去。碰巧刘御医在,才把小公子救回来。在那之后,林家不再和之前一样偷偷处理家仆,一次性发卖了不少奴仆。”红云的声音带着一股子清冷劲,倒和她的名字很不相符,“那冒充御医的老医生也被赶了出来,听说被送到偏远地方去了,估计活不成了。”

“林贾氏这次是真的发了狠了。”水珏笑道,“这也真是倒霉,林大人外派到江南还不到一年,若是小儿子都没了,还不知道会被打击成什么样子。估计林贾氏是肯定活不下去了。怪不得,这么久了,都没有来接林黛玉离开的意思。看来是打着把本宫这儿作为避难所的主意呢。”

红云只静静听着,手下继续麻利的给水珏捏肩捏胳膊。

“林贾氏也算是倒霉,嫁了个生不出孩子的男人。林家世世代代子嗣单薄,结果反而是她背了罪名。好不容易有了儿子,又去了的话,她再坚强也挺不下去。”水珏伸出手,旁边站着的,刚才帮水珏烧了书信的,袖口上绣着橙色祥云的丫鬟立刻将茶水递了过去,等水珏喝了一口之后,将茶水放回桌子上,“林家小公子去了,估计林黛玉也悲惨了吧。”

水珏叹气,这生活无聊,也只能说说别人家的闲话,看看别人家的笑话了。

这些官员们的后院阴私,水珏向来查探的很勤。关键时候,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都能成为官场上致命的筹码。

林家即使世代单传,还能圣宠不衰,每个嫡系后代无一不在官场上大展手脚,自然也是很多人家谈论的话题。有段时间,京城笑称儿子贵精不贵多,就是调侃林家的事。

当年国公府嫡女等了七八年,嫁给比她大十岁的已经而立之年的林海的事,曾经是京城里的一段趣谈,还被改了名字写作小本子传播过。男人们羡慕林海有一个出身高贵的小娇妻不离不弃的等着;女人们羡慕贾敏有个而立之年还没有妾侍的夫君,嫁人之后还没有公公婆婆压着,一进门就能管家。只是等林海贾敏成亲近二十年,都无所出之后,贾敏就成为千夫所指的妒妇丧门妇,所有人都将林家没子嗣,怪在了贾敏头上。

实际上稍稍熟悉林家的人心里都门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海娶妻的时候已经而立之年,虽说没有明面上的妾侍姨娘,那通房丫头可是不少。这在大户人家里也是常态,基本上十五六岁,就会给少爷公子准备通房丫头。通房丫头只开脸不摆酒,除了伺候男主人之外,和普通丫鬟没区别。正妻进门之后,也不会在意几个地位下贱的通房丫头。若是娶妻的人家要稍稍表示对媳妇的看重,一般也会把没有通房丫头给遣散了。

只是大户人家一般不会在娶妻之前弄出庶子庶女膈应人,所以林海那一干通房丫头没有生育,那是正常的。

贾敏嫁进林家一年两年无所出,还心里安定着。等三年四年之后,外界纷纷扰扰的传闻让她怎么可能坐得住?那段时间她可是四处求生育秘方,并且把身边陪嫁丫头给林海做了姨娘,还抬了一个伺候林海最久的通房丫头做姨娘。就这样,林海还是没孩子。

待林黛玉出生的时候,林海的姨娘已经有四个,其中两个是贾敏的陪嫁丫鬟,两个是伺候林海多年的通房丫头。通房丫头这些打探不出来的就更不用说,但也绝对不少。要说贾敏压着这些姨娘丫头不准她们生育,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那些姨娘都是签了卖身契,随意贾敏拿捏的。有了庶子抱在身前教养,虽说不比自己亲生儿子好,但比没儿子不知道强到哪里去。贾敏的手段,将孩子养的成年之前连生母都不认识,甚至对生母身份鄙视不喜,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而要说林海对贾敏多么情深意切,不让那些姨娘通房生孩子,那更是不可能。据贾家那张嘴乱说的德行,早就传出有段时间林海和贾敏因为子嗣的事相敬如冰,直到贾敏又抬了两个姨娘出来才缓和。

时间长了,林海也明白是自身原因没孩子。他之前不是没想过,只是男人都好面子,总会抱侥幸心理。不过林家虽然子嗣艰难,最终总是有孩子出生的,所以林海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当贾敏怀孕的时候,一家人终于松了口气。而当贾敏生的是个女儿的时候,林海一边为自己第一个孩子的降生而高兴,一边又很遗憾。

这想法也能猜到。林家一直都只有一个孩子降生,只是之前一直是儿子,好歹没断了传承。但林海第一个孩子居然是个女儿,这让人不得不想着,林海这次是要绝嗣了。而“抢了儿子的位置”的女儿的遭遇,总是有些尴尬的。林黛玉刚出生的时候,林海和贾敏的关系一直很微妙。直到一年后贾敏怀上第二胎才有所好转。而当贾敏生了儿子,林黛玉的地位一下子就提高了很多。贾敏不用说,她一直对女儿很好。林海或许是因为之前冷落的愧疚,对林黛玉甚至有些溺爱了,取了寓意美好的乳名,之后教育也完全把林黛玉当儿子养。

只是林黛玉年岁尚小,不记事,所以自己是不知道前后待遇的差距的。

若是林家小公子没了,贾敏身体本来就不好,又年纪大了,不可能再生育,再加上这些年的抑郁绝望,可能没几年好活的了。而林黛玉的地位就尴尬了,林海之前能认为是女儿抢了儿子出生的位置,之后肯定也会觉得是女儿抢了儿子活命的机会。不然林家一直就一个儿子都能养活,自己一子一女怎么就只剩下一个女儿?而林黛玉是他唯一的孩子,也不可能狠下心做什么。只是刺在心中难受,林海估计会把林黛玉打发走,眼不见心不烦。虽说丰厚的嫁妆肯定准备着,但人绝对是不会想见到。

林海到时候估计会想着过继嗣子,只是林家子嗣单薄不止嫡系一家,许多旁系甚至早就绝了代。林海年纪也不小了,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儿子过继。这过继儿子也是有讲究的,总不能过继个平庸无能甚至顽劣不堪的败坏自己的家风。

水珏之前对京城所有有实权有能力的官员都查探了一番。待她来到江南之后,又将江南几位实权最大的官员的消息重新整理了一番。其中林家的事,是最具有戏剧性的。其他官员家,不过是正妻小妾之间摩擦,只有林家,无论是林海夫妻之间的事,还是贾家和林家之间的事,都跟话本一样精彩,给水珏奉献了不少乐子。

看了乐子之余,水珏也把林海作为江南官场的突破口。想也知道,皇帝直接安插在江南的人,肯定都是坚定的中立派和纯臣,绝对不可能偏向任何一个皇子。江南是全国的粮仓,这和军队一样,稍稍有些头脑的皇帝,都会将其牢牢掌控在手心。这样即使周围闹腾,也不会损伤皇权的根基。

水珏从深秋来江南,如今都快立春了,这么长的时间,当然不是真的养病来着。对江南的官场,水珏也已经查探的七七八八,心中也有了准数。

李仁琥、穆凯和林海三人都是滑不溜鳅的人精,太子和勇王已经和他们进行过多次接触,都被高超的打太极功夫给推开,没一个得手的。这让水珏不得不佩服。虽然不喜自家父皇,也对其这些年的治国之策很有微词。但至少在集权和用人方面,自家父皇这个皇帝绝对是合格的。就算后世史书记载,也绝对会说他功大于过,是个明君。

李仁琥和穆凯自己滑不溜鳅,后院和人际关系上也跟铁板一块似的,让人找不到找不到下口的地方。林海本来也是如此,稀少的族人让他人际关系十分简单,单薄的子嗣也让他后院起不了什么风浪,再加上贾敏治理后院确实有两把刷子,皇帝也放心让他在最风起云涌的时候来到江南,监督整个江南官场动向。

只是皇帝没料到的是,林家不扯后腿,但他还有贾家这一群猪队友。本来贾家在老国公在的时候,也是坚定的纯臣和中立派。老国公去世之后,因着子孙都不成器,在朝中也没有话语权,中不中立也没什么关系了。只是不料贾老太太手那么长,早早的就在林海后院安插了人手。而为了给那个含玉而生的孙子铺路,贾老太太毫不犹豫的一头扑进了夺嫡的漩涡。因为自家没什么实权,她开始打亲家的主意,甚至不顾自己女儿,在多次暗示不成之后,开始偷偷用安插在林家后院的眼线传递林家的消息,给某些人。

贾老太太可能想的是,后院不涉及政事,一边她可以向某些人示好,一边这些消息又不会妨碍到女婿的工作,算是一举两得。只是贾老太太不知道某些人最近打击受的多了,有些急躁了,也有些丧心病狂不择手段。论本意,贾老太太是真对贾敏有感情,也是没有害女儿和女婿的打算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现在虽然贾家还不知道,但贾敏已经单方面和贾家撕破了脸。贾敏的聪慧果敢在皇帝面前都有名声,自然不是吹出来的,不然也不会在和林海关系僵硬之后,以四十多岁的高龄生下一子一女。生活的搓摩和对爱情的绝望已经将这个女人打磨的足够坚硬,再加上为了一子一女打算,贾敏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如今和贾家撕破脸,贾敏没了四大家族的后盾,儿女只能依靠林家。但是林海这个纯臣占据的位置实在是太关键,又得罪了好几个皇子,再加上年纪不小了,一旦新君上位,轻则“荣归”,重了,可就性命难保。

比如若是被林海得罪够了的勇王和太子上位,林海能不能有个好下场还难说。

林海虽然能力手腕够强,但心中还是有几分读书人的迂腐。比如在忠君爱国方面,他是真的忠于帝王,很是有几分直脾气。如果不是这份直脾气和愚忠,他也当不上兰台寺大夫。兰台寺是什么地方?是天天告状的御史们呆的地方。所以林海即使知道自己的举动会有很大的风险,但为了“忠于君、不愧于心”,他也会自我感觉良好的继续一条路走到黑。而他当御史当久了,圆滑上比起李仁琥和穆凯差了不少,得罪人也是得罪的最厉害,未来也是最危险的。

但贾敏不同,从小被老国公亲自教养的她,眼界上不比林海差。而女人本身,是没有读书人那些迂腐的思想。为了孩子,她们其中很多人是不顾一切的。只要跟贾敏点醒林海未来的风险,再加上她已经无人可依的境遇下,水珏不怕她不会入套。

林海虽说现在官职够高,权力够大,但贾敏儿女还小,儿女的将来,林海是靠不住的。贾敏可不想自己的儿子和林海当年一样,靠自己苦苦科举。林海算是天纵英才,才不过三十就考中探花。但这科举跟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似的,云云学子中,有几个能得中进士?而进士中,须发花白的老人又有多少?谁能断定她的儿子就一定是一个能读书,能在年轻时候就得中进士的?若是家中不显,她一没有林家族人可依靠,二又和娘家撕破脸,她女儿的婚事又该如何是好?就算靠着林海曾经的关系嫁了个好人家,但娘家没个可以依靠的人,女儿出嫁后的委屈又有谁来讨回来?

她曾经的大嫂的娘家在圣德皇后家族被清洗的时候被牵连衰落,贾敏可是听闻大嫂是如何被作践,即使她有心同情一二,却也因为已经出嫁而心有余而力不足。而珠儿媳妇李纨曾经也是被母亲和二嫂捧在手心,一点委屈也没吃过。但李大人年老辞官,家中又没有可用之人之后,即使李纨养着贾珠唯一的遗腹子,仍旧过得艰难无比,连贾兰也跟隐形人似的。

她如何能想象,自己女儿过的也是这样的生活?

再加上如今几个最可能当上皇帝的皇子中,唯有瑞亲王水靖林海还没得罪,而且又因为自己的缘故,算是救了她一对儿女,已经表达出足够的善意。既然太子或者勇王继位,林家绝对没有好下场,何不下手搏一把?最坏也不过如此罢了。

而且明面上,林海仍旧是纯臣,她在后院的行为,是不会被那些轻视女人们的皇子发觉的。贾敏是个很胆大的女人,她一定会赌这么一局。

而贾敏能做的事,其实很多。她可以借由水珏对她一双儿女的恩德,堂而皇之的和水珏亲近,造成一种林海和瑞亲王暗通款曲的假象,加重瑞亲王在朝臣心中的地位,让一些观望的朝臣向着瑞亲王倾斜。再来,她本身对政事极为敏感,林海对她又不设防,她能得到许多皇帝给林海下达的私密命令,方便水珏和水靖更好的掌握皇帝最新的动作。最后,贾敏还是四大家族以及他们同气连枝的勋贵们的突破口。即使已经不在京城,她手中也掌握着这些人许多至关重要的信息,能成为重要的把柄。

水珏当初到江南,一是抱着熟悉江南的官场动向,给自家哥哥传递最真实的江南官场局势的目的;二则是坐镇江南,即使她只是一个公主,某些人也不可能当着她的面,在她眼皮子底下做拉拢人的事。

她可没想到,能从老爷子把控最严实的江南,去挖一下墙角。

没想到能得到贾敏这个意外之喜,也不枉费她对林黛玉的一番教导和照顾了。要知道,林黛玉再懂事,也是个小孩子,有时候还是很烦人的。

水珏的猜测很快就成了真。她到苏州不过五天,贾敏就打着道谢和看女儿的旗号,陪着正好来苏州办公事的林海,来到了苏州拜见她。

经过一番委婉隐晦的暗示,贾敏和水珏初步达成了令两人都很满意的协议。作为刚合作的诚意,贾敏将甄府一干贪赃枉法欺压百姓买卖官职的罪证奉上,这些罪证只要皇帝肯追究,足够甄府抄家了。虽然现在水珏用不上,但是总会有用上的时候。

水珏不由暗叹,看来她还是小巧这个女人了。老国公能多袭一代超品爵位,并且做主给长子长孙都取清贵的女儿,并做主让足以当皇子妃的贾敏等那么多年,嫁给前途未定的林海,可见的确是很有远见的人。没想到他的远见卓识,竟然只传给了女儿,也不知道说是欣慰,还是可悲可叹。

既然贾敏敢孤注一掷,奉上这么具有诚意的礼物。水珏也不能显得自己太小气。她当即给皇帝修书一份,说玩人家林黛玉小姑娘玩出感情了,要把人带回京城做伴读。水珏在信中得意洋洋的描述了自己是如何把一个怯怯生生沉默寡言的病怏子,调·教成了现在这样活泼爱笑的小福娃,并且表示在江南的那些贵夫人们都可以作证,这都是自己的功劳,她需要把林黛玉带到皇帝面前显摆一番。

皇帝见到水珏那充满骄傲自得语气的童言稚语,乐不可支,感觉自己被老大和老二弄出来的阴郁心情都放晴了。这时候皇帝当然又把为大军出征忙的晕头转向的四儿子叫到宫中来分享他的欢乐。

水靖无奈道:“也亏林大人心大,肯把女儿给妹妹……咳咳,教养。不过妹妹年纪尚小,能教养出什么来?儿臣建议,父皇还是驳了妹妹的荒诞要求吧。”

“有什么荒诞的,朕就觉得珏儿做的很好!”皇帝吹胡子瞪眼,“难道那个叫林黛玉的小姑娘之前不是病病怏怏的?难道不是珏儿带了那小姑娘几个月,就把孩子带好了?”

水珏早就在书信中说过林黛玉的事,因为有趣,皇帝在跟江南心腹公务往来的时候也会夹带私货,问一问女儿的近况。所以林海那病丫头被水珏养的胖乎乎的事,他当然是知道的。

“儿臣想,主要是妹妹身边御医和嬷嬷的功劳吧?”水靖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

“那也是珏儿的功劳。”皇帝又扫了一遍水珏的书信,忍不住又大笑了几声,“朕的女儿真是不错,还说那林贾氏有老国公之风,还不如朕的女儿呢,珏儿才十岁,就这么出色了。好,很好。”

于是皇帝大笔一挥,准许水珏把人家小姑娘带回来炫耀邀功,丝毫不顾人家小姑娘才不满六岁,是不是能离开父母的年龄。

水靖又劝说了几句,然后在皇帝跟赶苍蝇一样不耐烦的态度中,心满意足的回府了,并修书一份,让水珏慢慢玩。要是这个小姑娘不好玩,她可以再挑几个继续玩。那宠溺纵容的态度,比起皇帝,还要夸张的多。

而林海则有些郁闷。现在公务闲下来了,儿子病好了,后院也整治好了,他算着还有七八天就是女儿的生日,正准备把人接回来热热闹闹过个生日,展现一下自己对“抛弃”女儿几个月的愧疚和慈父情怀,就得到皇帝一道圣旨。

得,女儿要不回来了,公主还准备把自家可怜的小女儿带回京城继续玩呢。

林海一脸茫然的和同样一脸茫然震惊的贾敏面面相觑,相视无语。却不知贾敏实际心中欣喜无比。。.。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本章完)

Ps:书友们,我是晏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