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贵妃有心疾,得宠着! 第972章 寡妇跟荡妇

  • 字体
  • 背景

作者:楚月秦恒/巴西松子

状态:连载

本章字数:2066字

 

“你看本宫气色,觉得本宫身子骨如何啊。”楚月道。

楚嘉打从一进来就打量她了,但是她左看右看都觉得这气色不差啊,不像外边传的那样都快要不行了一样。

但是她也不会以为这样就真没事了。

“爹很担心你,一直都派人在外边找寻良医,就是想为你治病。”楚嘉说道。

“楚相好意本宫心领了,不过皇上张贴皇榜都没能召来多少真正的能人异士,外边的三六九流又哪里有什么用处。”楚月淡淡道。

楚嘉听她这么说就知道她身子骨肯定是不好的,便道:“大姐,你可要好好坚持,要不然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外甥女可怎么办,她还那么小呢!”

“我若是真有什么事,六公主还有她父皇宠爱,自然不用人操心。”楚月轻叹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倒是想知道楚嘉这是什么意思?

楚嘉便道:“哪里如大姐你想的那般简单?大姐你在的时候盛宠无双,全后宫,包括皇后在内恐怕都是羡慕嫉妒大姐你的,你若是不在了,谁还会把未央宫放在眼里?六公主没有亲人依靠,在后宫里可谓是孤立无援,到时候还不得吃大亏?她们对付不了大姐你,肯定会把受大姐你的气都发泄在六公主身上,六公主小小年纪,哪里能经得住折腾?”

“哎,这也的确是个问题,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解决呢?”楚月伤愁地说道。

楚嘉看她道:“若是宫里有个亲人可以相互照顾拂照,那自然就不一样了,大姐你说是不是?”

“这话不假,毕竟血缘至亲,感情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你是打算给我推荐楚相府上的小姐?”楚月看她道:“要是我记得不错,楚相府上如今已经没有嫡出小姐了,都是庶出出身了。”

楚嘉连忙道:“大姐,我没想介绍她们!”

她可不是过来给别人牵红线的,她是过来自荐的,她若是跟了皇上,那才是她最好的归宿,别人才不会对她昔日的事还议论不休,她是天生就该成为皇上女人的!

楚月可不知道她的想法,示意她说下去。

楚嘉便不客气了,她微微红了脸,一副羞涩的样子,轻声道:“大姐,你看我怎么样?”

这回轮到楚月愣住了。

打从楚嘉一过来她就可以猜到她肯定是有事找她的,要不然前边被她几次三番羞辱还一副任由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小媳妇样。

可就算这样,楚月也真没想过,这位相府小姐竟然如此的厚颜无耻啊!

如此名声行事风格都还敢说出这样的话,这其实不是厚颜无耻可以形容得了的,这根本就是寡廉鲜耻,不知羞耻为何物!

这是当秦恒是什么人了?当真是以为他是收破烂的吗,就楚嘉这个性子,她敢打赌,打从跟晋王和离后她肯定跟秦王搞在一起了。

而秦王还没有给与她名分,那就等于说是把她养在外边,那她会给他守身如玉吗?不可能的,她觉得楚嘉肯定还会在外边乱来。

楚月觉得自己这副性子是因为长年累月刀口上添生活的习惯养成的,因为过了今天根本保证不了还有明天。

所以才会如此多情跟绝情,永远都只顾着当下。可是楚嘉这位名门闺秀是怎么养成这样性子的?

这实在是无法想象,尤其是现在竟然求到她跟前来,说她想伺候皇上?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楚嘉看她久久都不说话,忍不住就抿嘴道:“大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要是以前,本宫还能引荐你一二,但是如今……”楚月嘲讽看着她,摇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如今怎么了?”楚嘉不由道。

“你说如今怎么了?你当真皇上是昏君不成,你也不看看你如今是什么名声,晋王跟你和离后他是没受影响的,但是你却已经是糟糕透了,你的名声帝京的三岁小孩都知道,那就是个荡妇挂钩的存在,你觉得皇上是缺女人缺成什么样了,才会要你这么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尤其还是挑拨了他两个侄子反目为仇的女人?”楚月淡言道。

楚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道:“大姐要是不想帮忙就算了,何至于如此羞辱于我?”

“我说的这些你挑一句出来,让我看看哪一句不是实话,是我故意羞辱于你的?”楚月便道。

“大姐,你身子骨不好,可你我是一个爹生的,由我去照顾六公主这是再好不过的了,你就非要断了自己的路吗?”楚嘉看她道。

“我要是把你推荐上去,那才是断我自己的路,行了,没别的事就赶紧回去吧。”楚月摆手道。

楚嘉哪里肯这么就走,看她道:“大姐现在自己日子过得好了,就看不起我了?”

“没看不起,只是你想要的,我帮不了你。”楚月道。

“大姐若是真心想帮,什么事能是大姐帮不了的?如今整个大凤王朝谁会不知道,大姐你是皇上的心尖宠?也只有爹那样的傻子才相信你是不记恨相府的,但是我却很清楚,大姐你心里还是记恨相府昔日对你不管不顾!”楚嘉冷哼道。

楚月笑了声:“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如今大姐是贵妃,权势比起中宫的皇后都不差多少,大姐,你帮帮我吧,我如今已经是走投无路,秦宣他不敢得罪忠勇公府,只愿意给我一个侧妃之位,可是若是成了他的侧妃,我得被天下人笑死!”楚嘉说道。

“所以你就想要进宫为妃?”楚月看她道。

“不错,只有进宫为妃,那才能一雪前辱,才能不被天下人笑话,没人胆敢议论皇上的是非,大姐你以一介寡妇自身进宫的,不也是照样走到如今这地步吗?”楚嘉道。

楚月轻笑道:“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寡妇跟荡妇,那还是有点区别的。”。

楚嘉脸色难看:“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大姐还是不肯帮我?难道非要我将大姐出身楚相府,乃是前秦王妃的事闹得人尽皆知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