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天使集训营 第十章 抓住你!

  • 字体
  • 背景

作者:雪儿

状态:完本

本章字数:10878字

 

呼!我的心终于回到胸腔。拜托,你说话不要一句分两句说,我还以为你求婚了呢……不过,那算不算表白啊?

星空下,星星项链闪烁着细碎的银光。下面的坠子,是指甲那么大的南十字星,围成一个菱形。奇怪的是,菱形的中间,有一个月牙……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嘻嘻,这个月牙,是我让设计师专门设计的。”他还得意地自夸。

“你不觉得,光是菱形就很完美了吗?”

“一点也不。你看,这个月牙可以旋转,可以晃动,风吹来,还可以像叶子一样摇,它给了项链生命。”

我仔细看,果然,有了月牙,整个坠子都灵动起来。

“天蝎和南十字我们看不见,但是,月亮是无处不在的。小爱,别忘了,月亮,才是夜空中最大、最明亮的星星!无论夜多么黑暗,月亮都会守护着你!”他用双手轻轻触摸我的脸,慢慢下移。

他手心细腻温软的感觉,让我的心又扑通、扑通地乱跳。他的双臂如同天使的翅膀,轻轻环抱着我,帮我扣项链,这么近的距离,我听得到他坚实的心跳,还有他浅浅的呼吸。

他给我扣好项链,接下去,是那个温柔的吻吗?我慢慢闭起眼睛,来吧,不管是蜻蜓点水的轻吻,还是燃烧如火的热吻,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OK!”他一把拉起我,朝来路走去。

啊?没有下文了?接下去——接下去呢?你不是很会吻的么?

黎暗月像完成一件大事,走得格外欢快,一点没注意我复杂的神情。呜呜,他怎么变笨了哟!

管他北半球南半球,反正你就在我身边,嘿嘿,既然抓住了你,你就别想逃了!

花影摇曳,绿树围绕。金灿灿的阳光把学校照耀得万分美丽。久违了,我的北仑高中。

我神清气爽地走在巴比伦大道上,笑着跟所有认识的同学打招呼。

“好。”

“呃?好,好!”同学尴尬地笑笑,然后关心地问,“还活着啊?”

晕,什么话?不过我今天特高兴,不和你计较。

“嗯……活着,活着,谢谢关心。”我摸摸脑袋,也尴尬点头。

身后渐渐传来窃窃私语。

“看到没,追星的后果,人都被撞得不正常了。”

“哎呀,不知道有没有内伤,本来就很笨了,现在……唉,没指望咯。”

“所以,我们不能太迷明星了,代价太大。”

“说得对。”……

什么啊,我哪里不正常了?我不就是露出了笑容吗?

午休的时候,小小给了我一张豆花的海报,上面有他们的签名。

“小小,你从哪里弄到的?”

小小指了指黎暗月:“你进医院的时候,他打了几个电话,后来就有人送来了。这个地址,指名要你送去。”

原来,当时他去处理的是这个事情。他和演艺界有接触?不像啊。不过这个没关系,我只要完成委托就好了。

看了看地址,就在学校后门的小公园,容易,我现在就送去。

走到公园一瞧,完了,我被人围起来了。︶︿︶

“什么,委托人竟然是你?”我感觉不妙地问崔紫樱。

“是啊,我早知道豆花会来演出,所以,特意委托你去帮我搞签名。”

“呐,签名在这里,我好不容易弄到的,你收好,我走了。”我推开围在我旁边的女生,往外冲去。

“凌淡爱,别这么急着走嘛。”崔紫樱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我回头一看,我身边的女生退去,不屑地看着我笑。取而代之的,是几个保镖围住了我。

“你想干什么?”我惊慌地左右看看,这么大的公园,就零星几个人,随意在远处走动,连保安都没有,真是太不合理了!

“没干什么,就是想见暗月一面。你还不知道吧?我们双方的家长安排我们相亲,安排了几次,他居然一次没来,我知道他躲着我。所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又是黎暗月的桃花劫,讨厌!干什么要牵到我身上?

“你和他的事,跟我无关!”不能再呆在这里了,这个女人不讲理的。

我拨通了尹耀辉的电话:“喂,尹耀辉,我在梦园……哎呀,就是学校后面的公园啦。嗯,崔紫樱也在,你认识她,比较好说话,来接我回去吧。”

然后话筒里传来他劈劈啪啪的声音:“混蛋,你去找死啊!她很会缠人的!好了,你等我去接你!”

崔紫樱悠闲地说:“怎么?不打给黎暗月吗?怕他被我拐跑了?”

明知你针对他,谁会那么笨,叫他过来。

我们就这样站在正午灼热的阳光中对峙着。

没多久,一阵呼啸旋风般来到近处,来的人居然是黎暗月,这个笨蛋,竟然是一个人就来了,他不知道什么叫羊入虎口吗?

“你这个笨狐狸,我没打电话就是不想你来,你怎么自投罗网啊?”我从保镖的夹缝中冲他焦急地叫道。

黎暗月对我安抚地一笑,“耀辉告诉我的,我正好来这找你,自然就来得早了,他们随后就到,别怕,没事的。”

然后看向崔紫樱,友好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笑眯眯地问:“大家都是同学嘛,何必吓人呢?”

“我才不想吓她,我只是想让她知道事实!”

“事实?”

“你亲自告诉她,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黎暗月吃惊地看着她,“不对吧?难道你是我姐妹?我们家族的子女虽然多,但我从来没听说啊。”然后神秘兮兮地放低声音,“难道是……”

“你想哪去了!”崔紫樱恼怒道,“你父母安排我们相亲,你不知道吗?”

“相亲?”黎暗月笑着看了我一眼,对她说,“我和小爱都不知替同学们相过几次亲了,如果你对自己没信心,我们灵异研究社可以替你去。”

“你还没明白,你的父母,已经认可我了!”

“这个跳跃也太大了吧?你要跟我父母中的谁结婚?那岂不是犯法了?”

“是我和你。”

“哦。结婚的是我,又不是我父母。没经我本人同意,那都不算数。”黎暗月又看了我一眼,叹道,“都怪小爱年纪太小,要不,我早带回家去了。”

切,我年纪小,你又比我大多少了?可是,他说带我回家见父母,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哎呀,脸红!

“暗月,我看你还是没明白!”崔紫樱对他耐性到了极点,“我能给你的家族带去极大的利润!我们两家联合,天下无敌呀!”

黎暗月眉眼一弯,高兴地说:“太好了!想不到紫樱是个经营奇才哦!不过,关于生意的事,你直接找我的长辈,双方有好处的话,想必你们家也不会吃亏的。”

然后他慢慢收住笑意,一股煞气从他身上散开来,“如果我猜得不错,上次绑架是你的主意吧?我不找你麻烦,是不想我们两家正面冲突,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他略微停顿,眼中利芒一闪,沉声说道:“我喜欢朋友,但却不意味着我怕敌人。如果真有人不自量力侵犯我,那么我只有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一席话说得崔紫樱脸色发白。我看到围住我的保镖身子一颤。呵呵,他们也知道,这样的人是不可触犯的。

暗月不笑的时候,真是吓人啊。虽然这样的威胁,我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可是我能感觉到,他绝对会说到做到的。

他说完,又恢复常态,笑容可掬地问:“那么,现在把我的女朋友给放了吧?”

“你会爱上她?我才不信!”崔紫樱尖叫道。

黎暗月不再理会她,径直走过来,对我伸出手。

保镖微微迟疑,终于出手挡住他,只见他身子一侧,整个人往保镖怀里撞去,那保镖一下被撞开五步。

他再一闪,就到了我跟前,张开双臂,把我拦在身后,不回头地对我说:“别怕,有我在。”

咦?他的动作,让我想起两个月前那个蒙面人,他也是这样张着手臂,把我护在身后。

“我不怕。”我这是说实话。

他一脸黑线,“小爱,给点面子好不好,应应景,配合一下,你要说,‘我好怕,幸好你来了!’”

崔紫樱见我们还在说笑,气得冲我喊:“凌淡爱,你被他骗了,还那么高兴!你才是最笨的!”

咦?怎么扯我头上了?

“我找侦探调查过了。原来你并不是他的女友!他有个女友,交往两年了,最后却分了手。他想逃避失败,想忘掉她,所以他才转学去你们学校,你以为他爱你么?他不过拿你填补一下空虚!你自己问问自己,有什么值得他爱?”

是哦,我有什么好?黎暗月成绩第一,家世好,相貌好,

而我,成绩倒数第一,脾气不好,人又倔强。

他凭什么一定要爱我?

“别听她瞎说,都是她们自己想象的。”

可是,转学他又怎么解释?不就是忘不了前女友才转学的吗?

我困惑地看向他,他脸色变得很难看,对崔紫樱说:“过去的事,我不想听任何人提起!”然后就拉着我,一掌劈开一个保镖,打算和我冲出去。

我们正在和保镖纠缠,一辆加长型房车冲了过来,文辰在车里喊:“上车!”

我们及时跳上车,文辰刚要发动车子逃跑,就听外面大叫:“喂!等我打完再说!”

我们吃惊地看着外面,尹耀辉不但不和我们一起逃,还钻出汽车,跑上前去,向保镖挑衅。

“多事!”文辰骂了一句,不再等他,直接发动汽车就走。

身后传来尹耀辉的痛骂声:“喂!你们没良心的,我来干架,连个观众都没,你们太不给面子了!”

这时候,他已经和保镖打起来了。

“喂,不等他们么?”我担心地看着越来越远的尹耀辉。

“野狼都在看热闹,不必我们担心。”黎暗月轻松地说。果然,尹耀辉带去的三只野狼只站在边上,不时偷空帮上一脚。

“他要受伤怎么办?”

“他?”黎暗月仰天哈哈假笑几声,没音了。

我只好打算再问文辰一遍,可是发现他的脸色陡然黑了下来,又是那种欠他几百万的神情。

我聪明地收住了问题,不安地捅捅黎暗月,“他很生气。”

“那当然!尹耀辉得赔人家多少医药费啊!”黎暗月叹息地摇摇头。

我回头再看,崔紫樱他们已经撤了。

咦?尹耀辉要赔医药费?好吧,就算他打架赢了,可赔的是尹耀辉,文辰干吗不高兴啊?

车上一阵沉默。

“那个……你的女朋友……”我期期艾艾地开口。

“说了,不想听任何人提起!”

OK!不提就不提,不过,你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于是我们一路沉默到学校。

回到教室,我把文辰拉到走廊,悄悄问:“文辰,那个……我其实是好奇了,他和以前的女友怎么回事?”

“不清楚,别逼他,相信他。”文辰半句废话没有,转身离去。

相信他?信他真的爱上我?还是相信自己?

不,我不相信自己值得他爱!连爸爸妈妈都不要的孩子,凭什么得到爱情?

我默默地站在走廊上,连上课铃响了都懒得动一动。黎暗月没出来叫我。

老师来了,见我还站外面,叫道:“你怎么还不进来?”

我默默跟进去,看见黎暗月咬了咬嘴唇,还是没看我一下。难道,我们就这样完了?

下午的课我都没听进去,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放学的时候,他也没在身边,他为什么不来解释?我真的只是他用来忘记女友的工具?也许,我应该把卖身契和星星项链统统还给他。

“喂!”我一回头,看见尹耀辉跑过来。

“怎么是你?”

他开心地笑道:“呵呵,我总算痛快地骂了臭月亮一次!”

我问尹耀辉关于黎暗月前女友的事,他回答得比文辰还要简单,就三字,“他活该!”

回到家,我把电炉开起来,准备烧饭。

“小爱,今天我来做饭。”他把我扯开。

“你会?”

“臭月亮会烧饭,我凭什么就不会?”他梗着脖子一嚷嚷,我也就让他去了。唉,我现在没心情和他烦。

过不一会,厨房突然传来恐怖的叫声,“哇,起火啦!”

晕,就知道他会出状况。我冲进去,只见油锅里大火燃烧。

“哇,怎么办?”我惨叫一声。

“别慌!”尹耀辉镇定地接了一盆水,就这么浇了过去。

嘭!火焰一蹿老高,火花四溅,电炉也蹿起蓝色的弧光,“噼里啪啦”一炸。

火灾呀!油烧得更旺,电线也开始起火。

我回头就跑,耶?身边少了一个人,他居然倒在地上。

“尹耀辉!”

我用脚尖戳戳他,没动。

啊!!!糟了,电炉上浇水,难道他触电了?我想起刚才插头上的电火花!

哇,出人命啦!

我赶紧去拉了电闸,又跑回来摸他的鼻子,还好,有呼吸,怎么办?打电话叫救护车!

叫了救护车,又报了火警。我还不敢动他,好慌啊,第一次看见大活人躺地下,周围全是火,好恐怖。我的手自作主张按下了号码,一接通,黎暗月的声音传了过来。

“小爱,你怎么了?你声音都哑了。”

啊,我怎么会打他的电话?我现在都依赖他成习惯了。

一阵短暂的尴尬,我接着急速说:“尹耀辉昏了,好像被电到了。”

“别慌,我马上来,你切断电闸,再叫救护车。”

“切了,叫了。”

“那好,你千万别移动他。现在摸摸他的心跳。”

可是现在起火了啊!要快逃出去才是。算了,反正尹耀辉个子太大,我拖不动,那就按黎暗月说的,不移动他吧。

不久,门被人“嘭嘭嘭”地乱砸,一定是他。

“你怎么没告诉我起火了?快走!”屋里到处是浓烟,他咳嗽着急速说道。

“我要守着他。”我指了指地上的尹耀辉。

他回身抱了尹耀辉,让我跟后面冲。

“等等!你的卖身契!”

我冲进卧室翻抽屉,哎呀,幸好马上找着了。

“快!再不走来不及了!”他焦急地喊。

这时候,烟已经充满了整个屋子,看不清东西了。突然想起,还有狗狗没救出来,我不能抛弃它。

“小白!”

“小爱!”他一跺脚,想自己先冲下去,迟疑片刻,终于一叹,跟我一起找小狗。

烟更浓了,火越来越大,门都烧了起来,开始蔓延到走廊。终于在床底找到小白,我抱起它,对黎暗月说:“走吧。”

我们往门一看,全傻住了。熊熊的大火和浓烟堵住了门口,门框都塌了,走廊也是火。怎么办?出不去了。

暗月,我要和你死在这里了!我的脚一软,就往下坐。

“对不起……”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就好了,也不会连累你。你刚才带了尹耀辉跑了就好了,现在就已经安全了。呜呜,我真是个大累赘!

“别慌,我有办法!”他沉声说,一把扯住我退到屋里,又放下尹耀辉,说,“找出所有的床单、被子、被套……”

我把所有的床单和被子都找出来。我们一一剪开,撕成条,打结,然后接起来,做成长长一条绳子。

我们来到到阳台上,下面已经有很多人了。大家冲着我家着急地看着,看到我们露出头,大叫:“有人啊,那家里有人!”

“别跳,别跳!消防车就来了,我们已经报火警了。”下面的人朝我们挥手,他们以为我们要跳楼。

怎么办?我回头看看。火苗已经窜过来,灼热的空气告诉我,这里多呆一秒,也是有生命危险的。

“来不及等消防车了,放心,你会安全的。”他扶住我的肩,星眸中隐隐有水光闪现,“小爱,我宁愿自己死,也绝对不会让你死!”

然后他用绳子在我腰上绑了一圈,系紧,再把绳子递给我说:“我拉住绳子,你只管抓紧!”

我把小白用书包兜好,挂在前面,然后抓住绳子,对他说:“你怎么办?”

“我自然有办法,我也不会看着耀辉死的。”

他拉住绳子,一段一段放下来,我悬空被他慢慢放下,终于接近安全的地面。我家在三楼,绳子长度有限,从阳台到地面,还差了一米。我仰头看他,他也不知怎么办好。

顾不得了,我就这么跳下去,应该没事。我毅然解开腰上的绳结,“扑通”一下,我摔在地上。

“小爱!”他探出头高喊。

“你下来吧,我没事!”我冲他摇摇手,其实我的胳膊好疼了,都擦出血来了。

过了好久,也没见他露面。他在干什么呢?

糟了,我下来,有他帮忙拉着绳子,他下来,有谁给他拉绳子呢?想到这里,我的心中骤然发紧,就像被一只恶魔的手死死握着,一阵一阵地疼。为什么他还没出现啊?我的脑子里,不由地浮现出火焰飞舞的画面……心,更疼了。疼得几乎让我忘却了手上的伤。他不会有事的……不会……他准是在找可以系绳子的地方吧?对,一定是这样的。可是,我家里有什么东西够结实啊?只有桌子。

过了一会,他出现了。我看到尹耀辉被他背在背上,一圈圈的电话线紧紧把他们缠在一起。他用力扯了扯绳子,试验一下绳子能承受的力道,然后小心地翻下阳台,拉住绳子,开始一点一点往下滑。

这时候,我家阳台像巨大的烟囱口,冒着滚滚黑烟,火光也越来越亮。不好,已经烧到阳台来了!就在他快到二楼的时候,“嘣”的一声,绳子的那头终于烧断了,他“咚”地掉了下来。

我奔过去,他没有声息。他的姿势是趴着的,背上还背着尹耀辉。光是一个人掉下来就已经够严重的了,现在还要当这个大个子的肉垫,岂不是血都要被压出来。

“黎暗月……你千万别死啊!”

我颤抖地摸了摸他的皮肤,还有温度,地上也没有血,我又有了希望。

我不顾一切猛地把他倒转来,把尹耀辉当垫底,拼命摇他的肩膀,“暗月,你怎么样?哪里痛啊?”

他虚弱地挥挥手,“咳咳!别摇了,快把耀辉解下来,他要知道自己垫在我屁股下面,会杀了我的。”

“哦。”我马上把尹耀辉解了下来,真不好意思,经过刚才一摇,他的白衬衣被地面磨破了。

我激动地抱住黎暗月。

“我胳膊断了,别抱了,抱得这么紧,等下接不回去了,我残废了你养。”他苦笑着,满脸都是汗。

哎呀,我这才看到,他的肩膀的形状真的很奇怪,一般人扭不成这样的角度。

“暗月!”我终于,还是害了他,还是这么重的伤,我内疚的眼泪大颗大颗往下砸。

不久救护车和消防车都到了。我跟着他们上了车,医生帮黎暗月的肩膀使劲一推,又接好了。

“脱臼,你这段时间不要用力。”医生嘱咐了他一句,就去看尹耀辉的情况了。

咦?不是说断了么?断了不用上夹板么?就用绷带缠了缠,这也太不爱护病人了。

我不满地嚷嚷:“医生,他是断了耶,断了,很严重的,差点残废!”

“哦?”医生狐疑地看了看黎暗月。

黎暗月头上冷汗冒得越发多,连忙跑去跟医生道歉,还絮絮叨叨地小声说了好些话。奇怪了,明明医生不对,还要病人去求他?

然后就看见医生哀恸的脸,又把他的胳膊缠了好多纱布,还嘱咐我说:“千万不要让病人激动,要让他高兴,要不然,骨头长不好,就残废了。”

“哦。”我听话地点点头。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那种焦灼的心情。怪不得,我生病的时候他的手都会颤抖。确实,我现在一定要看到他没事才能安心。

到达医院不久,尹耀辉也醒过来了。见自己的衬衫都磨破了,正在那里大骂不止。

“请问,你们哪位是凌淡爱。”

我们一回头,看见一个消防队的官员和一个警察走进病房。

“我……就是。”我迟疑地开口,他们好严肃,而且为什么要来找我?

“火灾已经扑灭了。幸好没有伤亡,只有财产损失。我们去你家调查了起火原因。据了解,火灾是由于用电不慎引起的。”消防队的官员告诉我。

我看看尹耀辉,刚想把事情经过告诉他们,就听到黎暗月急忙说:“是我用电炉引起的,和他们无关。”

“你?”警察看着这个貌似完全无关的人员。

“是啊,不信你们打听打听,都是我在烧饭做菜。”黎暗月对我展颜一笑,问,“对吧?”

我目瞪口呆张大了嘴,直觉得事情要糟。

“既然这样,我们以过失失火的嫌疑拘留你,找律师吧。”警察亮出了手铐。

“不……不是的!”我急忙扑过去,“你们说什么呢,明明他救了我们,为什么要把他关监狱?”

“小姐,我们是秉公执法。失火不是你一家的事情,这么多住户,火灾已经威胁了公共安全。”

“没关系,我有律师的。”黎暗月安慰地朝我笑笑,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一边跟着警察朝外走。

“喂!别走!”尹耀辉一把扯掉手臂上的吊针,从床上跳起来。

“你闭嘴!”黎暗月冷然对他喝道,“想我没事,你就乖乖躺着。”

尹耀辉张了张嘴,终于什么也没说,就看着他们走了。

等他们走后,尹耀辉哭丧着脸,垂着脑袋,十指紧紧揪住床单,喃喃地说:“哥……对不起……”

“你叫他——哥?”我没听错吧?他们是兄弟?

“没错,他是我哥。”他抬起头,看着我,表情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你哥哥?那他至少比你大一岁,为什么和你上同一个年级?”我奇怪地问。难道他们是同父异母兄弟?

“我们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弟。他因为受了一次很大的打击,休息了很长时间,嘿嘿,留级了!”

“是因为……女朋友吗?”

“唉,是啊。你知道,我为什么姓尹?因为我只能姓母亲的姓。整个家族,只有长辈们认可的继承人,才能姓族姓,黎!”

“为什么?”

“因为我们家族地位太高,又有数不清的财富,这个医院也是家族的……所以,家族自古很讲究血缘,对继承人的要求很高。我们数十个兄弟,只有暗月一个能姓黎。而这个财富王国,只有他能继承!你知道吗?文辰其实是我们的堂兄弟,也是我们同一个家族的人,不过,他已经向月亮表示效忠了。”

哇,好像传奇故事哦。我这才想起来,黎暗月的许多事情,果然都是文辰办妥的,以前还以为他们是狐朋狗友,原来是一丘之貉!(有什么区别啊?)

“哼,这个臭月亮仗着聪明,长得好看,讨了所有人欢心,我就不服气!他都被家里宠得以为自己是天才了。”尹耀辉又愤愤开口。

啊,我很理解他。大人的偏执最讨厌了。比如我爷爷,我有什么不好,他宁可对其他孩子笑,就是不愿意看我一眼。

再后来,尹耀辉都告诉我了,原来黎暗月深爱的女友,受不了他的完美,看上了别人,这对他打击很大,在家里反省了好两个月。后来不知怎么想通了,却一定要转学到我们这个平民中学,为了给他做伴,家族安排文辰和尹耀辉一同转学过来了。而为了完全享受平民学生的自在生活,本来安排的那些保镖,都被他命令离得远远的。

怪不得,他转学来的第一天,家里这么多人一起陪他来,原来是视察环境的,就连饭菜也要亲口尝过才放心。

怪不得他手上会莫名其妙多了一袋菜,原来有保镖去买。

怪不得尹耀辉一直跟黎暗月斗气。

怪不得他能让兰星芒绑架事件第一时间上电视。

果然黎暗月是被人甩了,才找我临时顶替的!

气死了!

“如果当时他前女友在我家里,起火的时候,他会先救谁?”我酸酸地问尹耀辉。

尹耀辉皱着眉看了我一眼,“女人为什么总爱问这样的笨问题!钻牛角尖?”

“这问题很笨吗?”

“是啊。你不知道我有多生气!”尹耀辉捶了捶床。

“我笨,你就生气?”我傻傻地看着他,这是什么逻辑。

“我是他亲弟弟,如果有什么的话,我会为他去拼命!他居然让你先下去。然后还摔下来把我做肉垫!”

他不爱他弟弟吗?显然不是!

爱就是爱了,分什么先,分什么后。我爱他,不是吗?何必去计较这么多。至少,我的位置,比他的骨肉同胞重要得多,呵呵,开心!

“你现在笑得不地道。”尹耀辉不满地看着我。

“什么啊,告诉你吧,你们摔下来,他是趴着的,你在他背上,拿他做垫子呢。你这么重的人……”

“你说,他故意趴着摔?”

“是啊,胳膊都断了!”我想想就心疼。

尹耀辉无语地低下头去,过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突然着急地对我说:“糟了,不知道他去坐牢,会不会被学校开除?”

那,黎暗月这个天之骄子,岂不是完蛋了?

“你们家族会开除他么?”

“不知道……”

我们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会,好多人来了,文辰也在,还有律师也来了。我把所有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律师又走了。

文辰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对我说:“去见黎暗月最后一面吧。”

啊!?最后一面?我头一晕,怎么会如此严重?

昏昏沉沉地被文辰带到警察局。

警局的小房间里,我见到了黎暗月。

他随意穿着白衬衣,露出优美的锁骨,独自凝立在灯光下,显得那样黯然,而又淡定。

“怎么样?到底什么罪名?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和律师说了,你不会有事的。”我急急地扑过去。

“本来,我不打算说的,关于那个以前的女友。但是,我这次坐完牢,一定会被开除了……国内的学校都不会要我了,我会出国去。”他目光狡黠地看着我,好像说,“哭吧,哭吧。”

虽然他的神情不对头,可是,他的话却很严重,天啊,坐牢,开除,背井离乡……然后孤独地走在陌生的街道中,饿了只有自己知道,冷了也没人关心,好可怜啊。我的眼泪就这样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所以,我一定要告诉你,我在第一次吻你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会爱上你。”他捧着我的脸,我们就这样互相凝视。我看到他那俊美的脸上笼罩着月华般的光辉。

“就像这样……”

他轻轻地,轻轻地,在我唇上那么微微一触,仿佛天空中,飘落的一朵雪花,轻柔地落在梅花瓣上……旋即就离开了。

@︶@

啊——怎么就离开了呢?太快了,雪花至少会在花瓣上呆上一段时间,还会化成晶莹的水珠……慢慢在唇上晕染开来……呜呜,我承认了,你的吻,我好喜欢,你可不可以再吻一次?这次时间长一点?

我噘着嘴,明眼人都知道什么意思了,吻啊,吻啊……

他居然当不知道,把我的脸捧开,开始说话。这个笨蛋!

“就在那一天,那一刻,我感觉到了,你的神情明明是坚强,可是你的眼睛,却像婴儿一般无瑕而又脆弱。我吻你的时候,你的颤抖的身体让我心疼,就像没有保护的小动物,无声地哭泣。”

原来,在最初的一刻,他就识破了我的伪装,看见了我的灵魂。

“那一刻,我就爱上你了,我原来的那个女友,我只祝福她,我爱你,与任何人无关!既不是填补空虚,也不是施舍爱情。我生气,不是为了原女友生气,而是因为我做了这么许多事,你却还不相信我的爱!纯洁又倔强的傻丫头。”他笑了笑,清澈的眼睛里满是温柔。

我紧紧抱住他,对不起,对不起,我辜负了他的爱,我居然不相信他的爱!

“可是,我现在不得不离开了。不过……如果你肯去求你爷爷的话……”

他叹了口气,别开头,又说:“算了,反正你是不会为我去见你爷爷的,我知道你倔强的脾气,不会为了任何人改变。”

“不,我为你,愿意去做任何事!”我颤声说。

是的,不能让他走!他让我知道了什么是主动,但我也同时知道,什么是执著!一定,一定不能放他走。我确定了,这一生,再没有比他更懂我的人,他疼我,爱我,如果我再不做些什么,我会悔恨一辈子!

半小时后,我推开了那扇久别的黑铁门。

爷爷像早已等候多时,一见我的身影,就奔下台阶,抱住了我。

“小爱,你终于肯见我了。”他低沉而颤抖的声音,已经不像以前了,明显老了很多。

他不恨我了?我迟疑地喊:“爷爷——”

“小爱,对不起,都怪我把对你母亲的怨恨转在你身上。其实,她在国外都有寄信来,你父亲在疗养院也时常提起你。”

原来,他们并没有忘记这个女儿。我惊喜地抬头看他。好啊,亏你还是教育家,居然阻断我和父母的联络!我该怎么惩罚爷爷?

啊,算了,黎暗月的事情要紧。

“那个,我们学校有个十分优秀的男生,叫黎暗月,他可能要坐牢,您能去拜托校长不要开除他吗?”我期期艾艾地开口。

我看他皱眉,急忙补上一句:“就当对我的补偿,你答应我帮他,我就不恨你了。”

“他和你什么关系?小爱,别人的事,我很为难的。”

“这个……”要坦白说出来么?至今,我都没告诉任何人,我爱他。

“没关系就不要管他了。我们进去吃饭!”

“有!有关系!”

“嗯?”

“我爱他!”

“真的么?”

“是的,我爱他,如果他走了,我和他一起走!”我大声回答。

“小爱,我也爱你!”背后传来温柔的声音,我浑身一震,光是听他的声音,我就会幸福得晕过去。

我慢慢转身,呀!怎么这么多人!

小小、文辰、尹耀辉,连兰星芒都在。天啊,我刚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我爱黎暗月。我的脸轰地燃烧起来。

“哎呀,小爱,以后你的巧克力我再也吃不到咯,黎暗月绝对不会让我们吃的啦。”兰星芒笑着打趣,然后走上来,真诚地对我说,“你终于找到真正爱的人了,恭喜你。”

我窘得想也不想乱说话,“谁说的,他管不到。我的巧克力,大家都可以随便吃的啦!”

“哈哈,请我们吃饭就行啦!我们这次可是来收账的。你爷爷可欠了我们很多顿饭呢!”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小爱,进去吧,肚子饿了。”黎暗月理所当然把手放在我腰上,搂着我走。尹耀辉不悦地哼了一声,偃旗息鼓了。

其他人在我不吃惊,黎暗月不是应该在监狱里吗?

文辰看出我的疑惑,好心告诉我:“他没事,就是得赔钱……赔钱给你。”

啊?赔我钱?⊙_⊙

事情怎么会这样?

“那他不坐牢了?”

“早出来了,下午,律师来的时候就出来了。”

“那我和他在警察局见面……”

“啊,那个……”文辰快活地一笑,“他赖着不肯走,我只有把你带去。”

好哇,黎暗月,你这个骗子!

“你等着吧!你这个奴隶,我要报仇!!!”

“你还答应了我很多条件没用呢!”他得意地笑了,那笑容宛如五月的栀子花,干净美丽。

我灰心地噘嘴。他是蓄意从我这骗走了承诺。

“呵呵,别担心。记得么?我曾经向你借过十秒钟,所以,你发财啦,我打算用一生来还你!我唯一的条件,就是允许我把你当作宠儿,让我好好爱你,也让你能去发现爱,体味爱。”

夜色渐渐降临,但仍挡不住他白皙的脸上,那神性的光辉。那是美神的微笑,我愿意沉迷一辈子!

我醉了,扶我!我站不住了!

他毫不留情地在我头上一弹,“醒醒!你要斗也行,我随时奉陪!本少爷可是天下第一!”

切,自大狂,天下第一又怎样?当我是你的宠儿?你还不是我的奴隶?哈哈,本小姐才是集智慧与美丽为一身,神秘与性感为一体,最聪明,最善良,最能干的,宇宙无敌,超级可爱的冰雪玫瑰,天蝎宝贝——凌、淡、爱!

星空无语。

在我们看不见的南方星空,在上帝还没有造出人类之前,那里早已经存在了爱,从远古一直到永远,就等你去发现,去体会……

(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